大学教育新东方网 > 大学教育 > EMBA > 业界新闻 > 文章正文

打探清华EMBA班:老板进课堂 蛮有学生样

分享到:

2011-09-16 13:44  作者:  来源:北京娱乐信报  字号:T|T

  走在清华大学舜德楼的EMBA班课堂外,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走廊里放着咖啡、糕点和水果,学生们课间三三两两地品着咖啡聊天:“我们公司的核反应堆最近刚有了不错的起色”、“我们上月借汇1.2亿元,这还远远不够”……一派悠闲自如之间,颇有种“谈笑间、樯橹灰飞烟灭”的感觉。再一回头,在墙上看到了一张上小学时常在公告板里贴着的“优秀小组评选表”,真是有种时光错位的感觉。

  出镜学生:梁英奇

  清华EMBA-02A班组长 广西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

  学习没时间?谁说的!

  提起最初进入EMBA班学习的情况时,梁英奇很实在地告诉记者,一开始还真不习惯。离开学校那么多年,重新回到课堂后,为了适应自己的学生身份真花了不少时间。虽然清华的教学环境不错,但和自己的总裁办公室到底有着很大的区别,“课堂的坐椅连转个身都很困难”。要每月集中四天的时间从外地专程赶来上课,又要和70多个同学同处一室,赶上热天,难免会感觉很闷热。而且清华的学风向来严谨,每天都要规规矩矩、准时准点儿地来上课,还真觉得有些别扭。但好在他还是很顺利地完成了角色的转换,用他的话说就是“越学越有味”。

  学习要“见缝插针”

  梁英奇介绍说,首先是时间问题。上EMBA班真可以说是“见缝插针”了。别看每月只有四天的学习时间,要腾出这四天全部的时间,需要提前很长时间安排自己的工作。像他远在广西柳州,如果不出差的话,每月他都需要按时从柳州飞过来上课。如果是身在外地,就提前带好书本行李,然后外地工作一结束直接奔赴北京。这样连续两年每月都必须的往返奔波,要说不辛苦是假的。

  再者,就是课业问题了,EMBA课程的难度和压力都非常大。要是单指着课堂上的7个小时根本不够,而且每次课程后都会有一大堆的作业,动辄就是数万字的案例分析。作为企业领导,平时白天都会有一大堆的工作或应酬,做作业的事就只好压到晚上去了。“从上课以来,我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消化课堂知识”。虽然学习是件苦差事,但丰硕的收获却也令他像个得了好成绩的孩子般高兴。“我们的战略业绩节节上升,企业其他领导都评价我的决策越来越与时俱进,思路越来越清晰。”

  我当小组长很尽心

  “我是我们班的组长。”提起自己的班级职务,梁英奇很是开心。在每期都公开投票的选举中,他已经第三次做组长了。可见大家对他的工作还是颇为认可的。清华EMBA班的小组设置是不固定的,每次上课都会产生新的由不同的同学组成的小组,每次大家都会轮流做小组长。组长的工作就是帮助老师收作业、协助做问卷调查、帮班级主管老师监督和提醒小组成员出勤等。“我们还要评选优秀学习小组呢。所以每个组长工作都是尽心尽力的。”对这个久违了的班级职务,这些各大知名企业的一把手们都觉得无比亲切,工作起来认真的不得了。

  “小老师很厉害的”

  EMBA班每个班都会有一个班级主管老师,别看老师的年龄不大,但学生们对她们都是很敬畏的。梁英奇说:“别看小老师文文静静的,抓考勤、学习成绩都是很严格的。”

  出镜学生:张雷

  清华EMBA-02B班班长 当代集团总裁

  “挺身而出”当班长

  张雷是EMBA-02B班的现任班长,提起自己的职务,他自己总结说就两个字“服务”。千万别把“班长”这个头衔和自己的“老总”职位等同起来。想想看,在企业里作为一把手,工作是“管理”,要督促员工更好地进行工作。而当“班长”要以“服务”为主。要协助班级主管做很多具体的事情。比如组织“移动课堂”(就是将整个课堂移到外地去);安排学生尤其是外地同学四天内的学习、生活等等。很多事都需要班长亲力亲为,有时做班长还真是需要“挺身而出”。

  带着问题学最有效

  张雷介绍说,对EMBA班的同学来说,每月四天的学习都相当于一次“洗礼”,也像是一个“洗脑”的过程。在课堂上、课间休息时,你会得到大量的信息和知识,你可以将自己的问题带到课堂上、同学中与大家一起解决。和同学们相处,无疑是将各方面的资源进行整合的大好机会。这里大部分都是企业一把手,都是做管理的。最有效的学习方法是带着问题学,学完了回去就解决问题,这样学起来就轻松了很多。 

  出镜学生:康日新

  清华EMBA-02D班组长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

  课程效果立竿见影

  当初上EMBA时,康日新就是带着在工作里遇到的困难来的。如何解决工作问题、如何合理地制定发展战略,这些他都在课堂上找到了答案。比如课程里讲“三才”:通才、专才和干才,三者要“合理分工,各司其职”。这听起来很简单,但实际做到这点真的不容易。了解到“三才”的概念后,他在他的10万员工里加以推行。结果对提高整体工作效率、提高职工积极性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。

  谈起在课堂上的收获,康日新滔滔不绝,最让他感受深刻的是一次老师提到“企业里有历史问题要尽快解决,如不解决,会对企业发展有很大的阻碍。”这正打在了他的痛处,在公司内正好有这样一个历史问题亟待解决。凭着康日新解决问题的决心和他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,一举帮企业节约了以十亿计的支出。

  在他所在的班级里,来自国营企业、民营企业、外资企业的同学都有。这些人员齐聚一堂,方便了大家了解更多的行业经营模式。而且,由于班里各位同学来自的企业性质不同,所以在课堂上大家提出的问题也不尽相同。这样对了解各行业领域的情况都很有帮助。对于25万元的学费,康日新有自己的看法:如果只是来混文凭,那这笔钱可说是大大的浪费。可是如果真正学以致用,便能产生百倍千倍的利润值。 

  出镜学生:陈正贵

  清华EMBA-02D班班长昆明城建投资公司总经理

  还想继续读博士

  从1989年研究生毕业到现在,陈正贵已有15年没回过课堂了。再回到这种集中学习的环境里,看到书他的第一反应就是“犯困”。但两年的学习,让他对学校、对课堂产生了巨大的依恋。他半开玩笑地说,自己正打算在明年毕业后继续读博士呢。

  班里的每一个同学都将所学知识学以致用,陈正贵更是如此。他回到公司后,自己编了些课程,给企业内的中高层讲课,直接从学生当上了老师。他说,在这个学习环境里,不同地区区域文化、不同企业管理方式方法、不同个人风格都会对学习者产生深远的影响。从这样一个集各家“不同”于一处的地方,他们学到了很多以前看不到、学不到的东西。

  同学之间叫小名

  看着面前笑容灿烂、开朗好动的“陈总”,很难想象他平时在工作上严肃的一面。他坦言,每月几天的课程,真的让人感觉很轻松,那与平时在单位工作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。作为D班的班长,他笑言,和一群“老板(老是在企业里拍板的人)”做同学,刚开始确实有点不习惯。但“同学”的概念在两年的学习中逐步突显了出来,职位的高低正逐渐消弭。同学之间相处很愉快,有时甚至还会互相起个外号或直呼小名。他说,目前他已经成为班里一位做咨询的同学的客户了。平时大家除了讨论公司战略外,早就成了好朋友。

  好多年没人和我争了

  学习中不可避免地有很多争论,在同学和老师之间大家还都掌握着一定的分寸。但同学之间的争论却每次都非常激烈。“多少年没这种经历了,”陈正贵笑着说,“因为在单位里大家都是赞成你的意见的,很少听到反对的声音。这种久违的争辩的感觉真是让人感到好亲切。”(信报记者金可)

  清华EMBA项目主任助理黄瓅:最难的是培养他们的团队精神

  清华EMBA的任课师资力量雄厚,除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优秀师资外,EMBA项目国际方向的授课教师主要从哈佛商学院、麻省理工学院、伦敦商学院等国际一流商学院的资深教师中聘请。这样的一支教师队伍,自然受到每一个学生的尊敬。但这并不代表没有任何矛盾。EMBA的学员全是各大知名企业的精英骨干,平时在单位都是统帅千军的人物。他们处理问题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,你很难一次说服他们。在课业问题上的争辩简直就是家常便饭。课余时间,他们全都热衷于和老师探讨企业问题。

  既然是学生,必然少不了校方的管理工作。黄瓅介绍说,EMBA班的班级主管老师都是由学院内的专职管理人员组成的。管理EMBA,最难的是培养起他们久已陌生的团队精神。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无论是课程设置还是前期训练,都要以培养其团队精神为目的。

  黄瓅介绍说,平时带这些EMBA班时都会采用非常严格的管理模式。比如考勤问题,每天早上各班级主管都要严格按照考勤制度进行早点名,迟到的同学会受到很严肃的告诫。当然班级主管们也非常注意和同学们的充分沟通,及时了解同学们的需求和愿望以及好的建议,尽量做好教学管理和服务。

  为了强调大家对自己“学生身份”的认知,老师们也是下足了工夫。平时老师统称他们为“学生”而不叫“学员”,目的是要时刻提醒他们自己的在读生的身份。不定时地开班会,就学习上、生活上遇到的一些问题和班里同学进行充分讨论,加强他们的班级集体意识和归属感。别看他们都是些大权在握的成功人士,有时碰到“不听话”的同学,老师们找他们“谈心”也是毫不手软。

(编辑:郭潇默)

清华EMBA EMBA 老板 学生 相关文章导读

    产生的模板变量不合法!

热点课讯

精彩问答

提问